鋼琴名家談鋼琴教育

}
流覽次數:1604更新時間:2012-10-25

郎朗的啓蒙老師、沈陽音樂學院朱雅芬教授:
 我當年之所以收下郎朗,首要因素是他對音樂有天賦。第一次見他時,我就發現了郎朗對音樂的熱情和興趣,他有極強的表現欲,對音樂有與生俱來的敏感,對旋律和節奏有極強的領悟力。有些孩子並不適合學琴,因爲對音樂沒興趣,特別面對日益繁重的課業壓力,再從事自己不喜歡的事,不僅不能釋放孩子的緊張情緒,反而會增加壓力,得到學習和“愛好”的雙重打擊。
 
中央音樂學院鋼琴系主任吳迎教授:
 孩子的命運與家長的理性直接相關,很多家長看到的只是成功孩子在舞台上接受鮮花和掌聲的那一幕,爲追求這一幕,摩肩接踵不惜一切。希望學琴孩子的家長能清楚一點:不是學了鋼琴就能當鋼琴家,也不是每個鋼琴家都能得到社會的認可,家長的功利心很可能使孩子成爲“犧牲品”。
 
 
青島科技大學藝術學院于少華教授:
 現在的孩子學音樂的年齡提前了,水平也比以前提高了,急于求成的家長也更多了。很多家長是爲了讓孩子考級而考級,爲了拿到更高的證書讓孩子頻繁考級,甚至“跳級考”,對孩子的音樂素質卻不重視,這是一個很大的誤區。
 
旅居英國的著名鋼琴家傅聰:
 中國出現“鋼琴熱”是好事,鋼琴教育的諸多成就也頗令人欣喜。但很多孩子和家長過早地把鋼琴定爲終身方向,全家不惜代價培養琴童,甚至早早放棄了文化全科教育。而殘酷的現實是:99%的“郎朗夢”都是白日夢!學鋼琴,最初和最終的目的都是提高藝術修養。不放下功利心,只會害了孩子,也害了藝術本身。把虛榮心放在音樂前面、放在藝術前面,這非常可怕、非常有害。
 
留法歸國鋼琴大師倪文:

 目前,鋼琴界頻繁舉行各種比賽,完全是主辦方的“刮金”之舉,根本不是爲藝術、爲教育。真正有意義的鋼琴教育需要一種與國際接軌的評估方式,如一小時個人鋼琴獨奏會。國內的一些比賽、考級的弊端主要是因爲時間太短,難以檢測學生的真實水平,而個人獨奏會則是一個很好的方式,也更能得到國際認可。

    (2)
    (0)
}
}

鋼琴名家談鋼琴教育-使用者留言

登錄帳號: 登錄密碼: 會員註冊